第31章,科西嘉社会各阶层调查和阿芒的剧本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如何判断到底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约瑟夫笑了,“我的兄弟,你总算是问了一个不那么愚蠢的问题。嗯,拿破仑,你想一想,什么样的人希望生活有变化?什么样的人希望维持现状?”

    若是没有刚才的交谈,也许拿破仑立刻就会说:“那些勇敢的,富有冒险精神和英雄气概的人希望改变;而那些平庸的、没有理想和抱负的庸人希望维持现状。”

    不过如今,拿破仑已经基本上跟上了约瑟夫的思路,当然不会做出这样的愚蠢的回答了,于是他想了想,回答道:“对现实不满,认为自己应该能得到更多的份额的人想要革命;而对于现在的分配方式很满意的人希望维持现状。嗯,约瑟夫,你是这个意思吧?”

    “啊,拿破仑。”约瑟夫笑了,“虽然我经常说你笨,但事实上,和大多数人相比,你都算得上聪明。你的想法很对。好了,现在你该想一想,你的革命,要依靠的朋友是谁,谁会是你的敌人。我觉得你要写《科西嘉历史》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主意。”

    “你的意思是?”拿破仑若有所思的问道。

    “撰写《科西嘉历史》能给你提供一个接触整个科西嘉社会——从高层到底层所有人的机会。借这个机会,你可以对科西嘉做一个全面的调查,让你能对科西嘉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嗯,我的兄弟,你要知道,没有充分的调查,就没有准确的判断,就没有发言权。”

    拿破仑想了想,点点头道:“约瑟夫,你说的有道理。我就先这样干起来。”

    “嗯,我跟你说呀,你……”约瑟夫正准备将后世的一些关于如何进行社会调查的办法告诉给拿破仑,却听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谁呀?”约瑟夫一边这样问,一边朝着门口走过去。

    “是我,阿芒。”外面传来了阿芒的声音。

    约瑟夫打开门,就看见阿芒顶着两个黑眼圈站在外面,一副睡眠不足或者是某种“赫伯的神酒”喝多了的样子,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

    “阿芒?进来坐吧。”约瑟夫将阿芒带了进来,顺手拖了一把椅子给他。

    “我这里比较乱,希望你不要介意。”约瑟夫一边说,一边将桌子上的草稿纸什么的都收了起来。

    “啊,没事儿。我那里更乱。”阿芒笑道,“嗯,你这儿有葡萄酒吗?我一路过来,渴得都要冒烟了。”

    “这可没有。”约瑟夫笑着摇了摇头,“我的朋友,你知道我不太喝酒。嗯,我这里只有白水。行不?”

    “见鬼!算了,只要是液体都可以!我就知道在你这里不能指望那些。”阿芒道。

    “啊,拿破仑,你去帮我把那个水壶拿过来。”约瑟夫转过头对拿破仑道。

    拿破仑便过去拿水壶。

    “这是你的兄弟?”阿芒问道。

    “是呀,这就是我的那个傻兄弟。”约瑟夫随口问道。

    “我觉得他如果穿上古代的衣服,那就是活生生的丕平陛下,甚至是亚历山大大帝了。”阿芒道,“你对你的弟弟也许太严苛了。”

    听了这个评价,约瑟夫忍不住盯着阿芒,从上到下的扫视了好多遍,一直看得阿芒忍不住问道:“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没有。”约瑟夫回答道,“我只是在看你是不是还没有从‘赫伯的琼浆’中清醒过来。”

    “啊,你认为我是在胡言乱语?”阿芒立刻用咏叹调般的语调回答道,<!-- 桌面内容中2 -->

    </div>“庸俗的人呀,要知道世间最伟大的那些预言家,阿波罗神的那些宠儿,哪一个不是在那神秘的迷醉中,说出世界的真相的?你以为我是在胡说,因为我以前从没有见过你的兄弟?愚蠢的凡人呀,你不知道,这是神圣的直觉在起作用,正是在这神赐的迷狂中,我一眼就看到了你的兄弟眼中的光芒,心中的火焰。那一瞬间,我甚至就想起了亚历山大大帝的雕像了!相信我,我的朋友,你的兄弟将来会很了不起的。真的!”

    拿破仑这时候正提着水壶过来,听到阿芒对自己的评价,心里颇为得意。一边上来倒水,一边便忍不住看了看约瑟夫,一张脸上都快笑开花了。

    “好吧,卡桑德拉公主殿下,您说的有道理。”约瑟夫也用咏叹调式的语言回答道,“不过殿下您光临寒舍,不会是事先预知了我的兄弟在这里,所以要向他说出这预言,就像女巫向麦克白说出那预言一样?”

    卡桑德拉是传说中特洛伊的公主,预言之神阿波罗的祭司。因为她拒绝了阿波罗的求爱,阿波罗便诅咒她能清楚的看到未来,但说出的预言却永远无人相信。

    “啊,你还是不相信。”阿芒道,“不过你等着看就是了。至于我来这里的目的,嗯,我当然没有预见到会在这里碰到你的兄弟。嗯,约瑟夫,还记得上次我们提到的那个剧本吗?斯巴达克斯的?”

    “记得呀,你完成了?”约瑟夫惊讶地望着阿芒,“这可不像你,阿芒。这不是你的风格,要知道,你的风格应该是每天不超过二十个单词的。”

    “啊,你说得对。但那只是一般状况。”阿芒对自己通常每天只写不超过二十个单词并不否认,“但这一次不同,有一种神秘的力量驱使着我,让我不眠不休地写个不停。古希腊人认为,悲剧作家们其实并不是自己在创作,而是神灵在借着他们的手创作。我在写《斯巴达克斯》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神灵握住了我的手,让我写个不停,想停都停不下来。约瑟夫,这不是我创作的,而是缪斯女神在通过我创作,我只是一个被驱使的记录者而已。所以,这出戏剧虽然比我此前的任何创作都要快,但是质量却反而要压倒此前的那些东西。以前的那些东西和这个一比,就好像格赖埃(希腊神话中的三个灰女巫,她们共用一只眼睛,长得奇丑无比。)和海伦比一样。你要不要赶紧看看?”

    “好了,不要忙着自我表扬了。”约瑟夫道,“你这样子活像个买免罪符的神棍。赶紧把剧本拿过来给我看看。”

    “给你!”阿芒将手中的袋子递给了约瑟夫。

    约瑟夫接过袋子,打开来,里面是一叠订好了的文稿。

    “你先自己玩,我先看看。”约瑟夫一边翻开文稿,一边对阿芒道。

    “你随意。”阿芒说。

    拿破仑也凑过来,和约瑟夫一起看。

    阿芒则将后背靠在椅子背上,无聊地四处张望,很快他就注意到了站在一边不太说话的路易,于是他就开始兴致勃勃地逗路易说话了。

    阳光从窗户照了进来,照在约瑟夫的书桌上。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片阳光也像蜗牛一样在桌子上慢慢的爬行。等到约瑟夫看完整个剧本的时候,阳光已经从书桌的这一头爬到那一头去了。

    “怎么样?”看到约瑟夫放下了文稿,阿芒赶紧问道。这段时间里他虽然一直有一句没一句的逗弄着路易,努力的想要把那些有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东西灌进路易的脑袋里去,但实际上却也一直注意着约瑟夫和拿破仑的举动。

    约瑟夫却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去对拿破仑道:“拿破仑,我以前告诉过你,一个人即使有天赋,也要不断努力,才能有所成就。你看看你眼前的这个例子。这个叫做阿芒的混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花花公子,浪费人生的典型。你看他这部剧本很不错是不是》那是因为你没看过他以前写的那些破烂玩意儿,和这个一比,完全就是破烂呀!这个混蛋要是认真点,努力点,怕是都能够赶得上高乃依,甚至是能触摸到埃斯库罗斯、欧里庇得斯、索福克勒斯的脚后跟了。可这个混蛋,居然把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酗酒和鬼混!……不过说起喝酒,嗯,阿芒,你的这剧本倒是看了之后让人很想要喝一杯。嗯,现在也到了晚饭的时候了,uu看书 .uukanshu. 要不你请客,我们出去喝一杯?”

    这个弯转得有点急,甚至让阿芒都有点没反应过来。不过阿芒还是很快就弄明白了,约瑟夫对他的这出戏剧评价非常高。

    “那好,我请客。”阿芒很爽快,“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谈。我知道一处地方,那里的普瓦图白兰地很不错……”

    几个人便出了门,叫上一辆出租马车,不一会儿就到了那个叫做“五月丁香”的小酒馆。阿芒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他一进门就很熟练地和老板,以及腰围几乎有丈夫两倍的老板娘打了个招呼,然后道:“给我们准备个安静点的位置,再来一打白兰地!”

    “好的,阿芒,还是你经常用的那个位置,能看见塞纳河的。”老板娘大声的招呼道。老板则亲自将他们带了过去。

    几个人在那张桌子前坐了下来,阿芒对老板道:“菲力,你随便弄点能喝酒的东西来,我可没兴趣看你的千年不变的菜单。”

    老板应了一声便离开了。不一会儿各种菜肴,还有白兰地便都送上来了。

    “拿破仑,你可以喝一点,但是不能超过一杯。路易,你不能喝。”约瑟夫一边给自己倒上满满的一杯酒,一边转过头对弟弟们道。

    “有个哥哥真是不幸。”阿芒道。

    “阿芒,你的这个剧本还是有个问题的,而且是大问题。”约瑟夫却又道。

    “什么问题?”阿芒赶紧问道。

    “太尖锐了,如果不做修改,会被禁演的。但是做修改的话,就没有这样的震动人心的力量了。”约瑟夫回答道。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