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加莱炮台(一)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这年夏天,拿破仑顺利的通过了毕业考试,如愿的从军官学校毕业了。他被调到拉斐尔军团,并获得了炮兵少尉的军衔。拿破仑离开巴黎的那天,约瑟夫去驿车车站给他送行。拿破仑穿了一身新的灰蓝色的军装,在腰间挂着一柄剑,显得格外精神,如果不是矮了点的话,还真有点威风凛凛的样子。

    “有点军官的样子了。”约瑟夫伸手在拿破仑的肩膀上拍了拍道,“好好干,早点成为将军。”

    “法国的将军有什么好当的?”拿破仑却低声道。

    “这样的话可不要在其他人面前说了。”约瑟夫道,“到军队中好好干,练出真本事来,将来不管是干什么都用得上。”

    送走了拿破仑,回到学校,约瑟夫刚刚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来,还没来得及给自己泡上一杯咖啡,就看到校长的秘书威尔走了进来。

    “波拿巴先生,校长找您有事。”威尔道。

    约瑟夫赶紧站起身来,跟着威尔向校长独占的两层的小楼走了过去。

    “威尔,校长找我有什么事情?”一边沿着花坛边的小路往小楼走去,约瑟夫一边问道。

    “还像是上面有个什么工程方面的事情,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一会儿您见了校长就知道了。”威尔回答道。

    两人说着话便走进了杜邦伯爵的小楼,一个戴着假发的侍者为他们拉开大门,又顺手接过约瑟夫递过来的帽子道:“波拿巴先生,伯爵在楼上的办公室等您。请您跟我来。”

    约瑟夫跟着侍者,上了二楼,进到杜邦伯爵的办公室里。侍者便退了下去。

    “啊,波拿巴先生,您来了。”杜邦伯爵道。

    “校长,您找我有事情?”约瑟夫问道。

    “是的,一些工程方面的事情。嗯……您到过加莱吗,就是专门出蕾丝花边的那个?”杜邦伯爵突然问道。

    “没有。”约瑟夫回答道。

    “哦,在外省的城市中,加莱还算是不错。带上一个或者几个小情人去度假的很不错的。不过这次我和您提到加莱并不是为了这个,而是因为一个军方的任务。您愿意去吗?”杜邦伯爵微笑着道。

    “我愿意为国家服务。”约瑟夫赶忙道,“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没什么,加莱港的炮台已经太旧了,不堪使用了。所以需要新建一座用来保卫港口的炮台。而新建这座炮台需要一位数学顾问。这件事情原本应该安排蒙日先生去。只是蒙日先生另有要事,所以他推荐了您。约瑟夫——我这样称呼您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约瑟夫赶忙道。

    “嗯,约瑟夫。”杜邦伯爵道,“学校的工资其实是很有限的,饿不死人,但是光靠它,要过好日子也不容易。而执行这类的任务,虽然很劳累,但是收入却很不错的。出几次这样的任务,就能攒一笔小钱了。你看蒙日,他的工资其实比你高得有限,但是靠着这类事情多,他的收入至少是你的六七倍。”

    约瑟夫知道,蒙日将这件事情推荐给他,固然是因为自己的事情多,忙不过来,但其中照拂自己的意思也是很明显的。便感激地道:“多谢校长。”

    “谢我干什么?你更应该谢谢蒙日先生。”杜邦伯爵笑道,“当然,蒙日这人有些古板,你要送礼给他,他说不定还会觉得你在侮辱他的人格……”说到这里,杜邦伯爵又摇了摇头,“你要感谢他,最好是寄一篇有创建的文章给他。<!-- 桌面内容中2 -->

    </div>嗯,你这次去担任数学顾问,无论是我,还是蒙日,都希望你能借这个机会在学术上更进一步。嗯,那边的事情虽然并不算太急,但是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就把手头上的工作安排一下,尽快的到加莱去报道吧。”

    约瑟夫知道这句话基本上等于中国的端茶送客了,便再次向杜邦伯爵致谢,然后退了出去。如今学期也快要结束了,他手头上也基本上没什么事情。所以稍微处理了一下,三天之后,他就带着杜邦伯爵签发的介绍信,乘上驿车,前往加莱。

    在后世,在巴黎和加莱之间有欧洲之星高铁相连,从巴黎去加莱,连一个小时都不用。但是在这个时代,可没有这样的好事情,花了整整两天,约瑟夫才在接近日暮的时分来到了加莱。

    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约瑟夫便没有直接去加莱港口的海军营地。这个时候,海军那边多半不会有人接待他。所以他直接在港口附近找了个很普通的旅馆住了下来,在和臭虫搏斗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天一亮,他便离开旅馆,并且下决心,再也不住这种便宜旅店了。

    沿着石条铺出来的街道,约瑟夫朝着港口的方向走去。

    加莱的港口分成两个部分,一边是嘈杂的民用码头,那里的几条栈桥边停靠着不少笛型船以及其他的一些船只。虽然还很早,但也已经能看到有水手在擦洗甲板了。而在另一边,则是法国海军的军用码头。加莱港的军用码头的规模就比民用码头小了很多,只有一条栈桥,栈桥边上,也只停着一条单层甲板的护卫舰和一条只有两根桅杆的巡逻船。法国海军的主力一向都在地中海方向上,而加莱港距离英国太近——站在岸边的高处往西边张望,如果天气好,你甚至能直接望到对面多佛港两边绵延的白崖。加莱距离英国的军港多佛港直线距离只有三十多公里,法国海军可能觉得如果将主力布置在这里,总让人担心会不会有一天,被英国海军直接堵在港口里了。所以他们从来不将自己的主力布置在这里。也许是基于同样的考虑,英国人也从来不将主力舰队部署在多佛。

    约瑟夫便朝着军用码头的方向走了过去。他走到架着拒马的大门前。

    “站住,军事禁区,不得靠近!”一个红鼻子的哨兵朝着他大喊了一声,然后提着带刺刀的燧发枪朝着约瑟夫走了过来。

    “我是巴黎军官学校的数学教师约瑟夫·波拿巴。奉命前来向维尔福司令官报道。”约瑟夫一边说,一边掏出介绍信,递了过去。

    那个哨兵将枪交到左手,右手接过介绍信,扫了一眼封面,然后又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约瑟夫,便道:“先生,请您在这里略等一下。”

    说完这话,他便拿着介绍信转身走进了大门里。向另一个哨兵吩咐了两句,便拿着信,朝着那边的一栋小楼走了过去。

    约瑟夫便站在大门外等着。过了一会儿,他就看到那个哨兵和一位上尉一起走了过来。

    那个上尉向约瑟夫道:“波拿巴先生,我是海军上尉西塞。维尔福司令现在并不在港口。而是在那边山上的要塞里。我可以派一个人送您过去。”

    “那么就劳烦您了。”约瑟夫回答道。

    “您会骑马吗?”西塞上尉又问道。

    “会一点儿。”约瑟夫回答道。

    “那就好。”西塞道。他又转过头去对那个哨兵道:“皮埃尔,去给我们牵两匹马来。”

    哨兵答应了一声就离开了,西塞便和约瑟夫聊了起来。

    “如今巴黎军官学校居然有这么年轻的数学老师了?”西塞道。

    “蒙日先生崭露头角的时候也很年轻。”约瑟夫回答道。

    “啊,是呀,天才都这样。”西塞说,“嗯,我看您的姓名,您的祖上是意大利人?”

    “我是科西嘉人。”约瑟夫回答道,“也算是半个意大利人吧。”

    “我的爷爷那一代,还是意大利人呢。不过,我们家在法国已经三代了。嗯,我都不太会说意大利语了。”西塞道,“我听说科西嘉方言和意大利语非常接近?”

    “的确非常接近,uu看书 .uukanshu.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科西嘉方言更应该算成是一种意大利语的方言……”

    两个人正说着,哨兵皮埃尔已经牵着两匹马过来了。

    这是两匹普通的军马,海军只需要用于通勤和拉挽的马匹,并不需要用于上阵冲锋的战马。

    西塞将其中一皮灰白花的母马的缰绳递给约瑟夫道:“波拿巴先生,您跟着我,我会放慢速度的。”

    约瑟夫道了一声谢,便接过缰绳,翻身上了马。西塞站在一边,似乎准备在必要的时候扶约瑟夫一把。他见约瑟夫干脆利落地上了马,便点点头,也翻身上了另一匹马,然后催动马匹,走在了前头。

    要塞距离军港其实并不远,事实上,要塞就在港口旁边的一处几十米高的小高地上面。两个人驱动马匹小跑了不过几分钟,就接近了要塞。

    在要塞的拒马前下了马,西塞向要塞前的哨兵说了两句话,便将两匹马交给了那个哨兵,然后带着约瑟夫走进了要塞。

    “哨兵认得西塞是肯定的。但是仅仅因为认得他,就连问都不问,便任凭他将另一个人带进要塞,法国海军的这个纪律执行……难怪会被英国人花样吊打。”约瑟夫忍不住想道。

    西塞带着约瑟夫沿着一条石板路,绕过正面的炮位,接着又绕过一片枫树林,一栋白色的两层小楼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里就是要塞的指挥部了,维尔福司令官就在这里。”西塞对约瑟夫道。然后带着约瑟夫走了过去。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