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宁静的时光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嘿,拿破仑,你不是数学很好的吗?今天怎么一道题都没做出来?”在去图书馆的路上,一个同学从后面赶上来,笑嘻嘻地对拿破仑嚷嚷道。

    拿破仑皱起了眉头,但却一言不发。倒是在他旁边的另一个同学不服气地回应道:“博诺瓦,那些题的确太难了。我敢说,虽然约瑟夫老师最后进行了讲解,但是把原题拿出来,你也还是不会做的。因为你甚至连题目都看不懂!”

    “那又怎么样?我从来可没吹过自己数学好。”博诺瓦哈哈大笑道,“过两天又有军事几何学的课,到时候,我们再看看我们的数学天才会不会又是一道题都做不出来!”

    博诺瓦一边笑,一边却转了个弯,走上了另一条路——像他这样的来镀镀金的贵族学员本来也不会在下课之后,还老老实实地到图书馆中自学。

    “拿破仑,你根本就不用理会那种家伙,他们就是自己无能,还要……”拿破仑身边的那个同学望着博诺瓦远去的身影对拿破仑道。

    “安德森,我根本不在乎他们。倒是你,太过激动了。”拿破仑道,“一只狗朝着你狂吠,你该怎么办?你要么不理他,那么拿起一根大棍子,狠狠地揍它一顿。对不对?可是你刚才呢?你刚才居然和一条狗比谁的嗓门大,这真是……”

    “你说的有道理。”安德森摸了摸脑袋道,“我手中要是有大棒子,我当然二话不说,一棒子就打在它的鼻子上。但问题是,我手里不是没有足够大的棒子吗,你知道,他虽然是恶狗,但却是有爵位的狗,而我呢……他手中的棒子比我的大。就这样冲上去,我多半打不过那条恶狗,但是一声不吭,又让我气愤难忍。所以只好和它对骂了。”

    “我兄弟说过。”拿破仑道,同时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不要和傻子争论,因为他会先把你带到比一比谁更傻的项目上去,然后用他丰富的犯傻经验来碾压你的。虽然那家伙是个混蛋,但是他说的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说到这里,拿破仑又忍不住咬了咬牙。

    的确,约瑟夫实在是太过混蛋了。在上课的时候,他首先以了解一下大家如今的数学水平为借口,出了好几道题目,然后“随机点名”让学生上黑板来答题。前面的几道题,都很简单,傻瓜都不会错——傻瓜们也的确没出错。但是最后,约瑟夫又拿出了一道题——真该死,那道题其实也不难,只是在条件中挖了一个不起眼的陷阱,还故意在语言中添加了一些误导性的东西而已。然后,拿破仑就被叫了上来,然后,对约瑟夫充满了警惕的拿破仑自己把问题想复杂了,结果在规定的时间内,没能做出来。然后约瑟夫很礼貌地让拿破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接着用极为简洁的方式,迅速地展示了这道题的正确解答方式——这解答方式就连那些傻瓜都看得懂,而且还都产生了其实我也会做的错觉。(学渣们在面对很多数学题的时候的一种常见感受就是“一听就懂,一看就会,一做就错”。当然,如果拿破仑在黑板上冥思苦想的时候,他们也跟着动了脑子,那可能他们也能发现这题目并不是这样的简单,但问题是,他们之所以是学渣,就是因为,他们能不用脑子,就尽可能的不用脑子。)

    接着到了快下课的时候,约瑟夫又出了一道题,用来“检测大家对今天所学的知识的掌握情况”。然后便将“唯一没能答出上一道题”为借口,再次将拿破仑点了起来。而这道题,却是真正的有难度。<!-- 桌面内容中2 -->

    </div>结果直到下课,拿破仑还是没做出来。(该死的,那时候距离下课也就两三分钟的时间了,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这家伙真的是个混蛋!一定要好好学呀,可不能再让这个混蛋这样得意了!”拿破仑在心里暗暗地给自己鼓了鼓劲。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便走进了图书馆。

    趁着天还亮,两人到书库里借了两本书,然后就一起到阅览室里看书。为了保证书本的安全,书库中严禁火烛,所以只要天色一暗下来,书库就无法使用了。(在还没有发明电灯的时代,全世界的图书馆基本上都是这样)不过巴黎军官学校图书馆的阅览室却能够提供免费的照明——只要有学生证,就可以申请一根装在铁制的烛台上的白蜡烛,所以阅览室晚上也还是可以用的。

    拿破仑和安德森领了蜡烛,拿着书进了阅览室,准备找一个靠着窗户的,亮一些的地方坐下来,趁着天色还没有暗下来,看看书。毕竟一根蜡烛能支撑的时间相当有限的。

    这时候,一个正在在大落地窗旁边的一张桌子上低着头看书的人突然抬起头来,朝他们喊道:“拿破仑,到这边来!”

    拿破仑朝着那边望过去,看到约瑟夫正满脸微笑地望着他。

    “狗屎!”拿破仑咬了咬牙,但还是走了过去。

    “约瑟夫老师,您好。”安德森很有礼貌的鞠躬道。

    “安德森,今天讲的东西都听懂了吗?”约瑟夫微笑着问道。

    “老师,一开始我觉得自己应该是听懂了,但是见到最后的那道题的时候,我又觉得自己完全没弄懂。直到现在,那道题我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安德森回答道。

    “掌握基础的知识和学会实际运用,这当中的确是有很大的距离的。”约瑟夫点点头道,这着他又向拿破仑道:“那么拿破仑,你现在想清楚那道题该怎么解了吗?”

    “我现在知道怎么解答了。”拿破仑有点不服气地道,“事实上,当时只要再给我一小会儿的时间,我就能解出来。”

    “解题的速度,也一样是对知识的掌握程度的表现。”约瑟夫却这样道。

    “所以同样的题目,你的速度只有蒙日先生的三分之二?”拿破仑忍不住这样道。

    这个回答倒是超出了约瑟夫的预料。他皱了皱眉头道:“在计算方面,蒙日先生的确比我强很多。不过在我看来,我的计算速度已经足以支持我的研究了。但是拿破仑,你如果希望能够提前通过毕业考试,你现在的解题能力还不太够。”

    “啊,拿破仑,你想要提前毕业?”安德森吃了一惊。

    “是的,我家里经济紧张,需要我尽早挣钱。”拿破仑道,“而且,我也希望能尽早进入军队,而不是在这里一天到晚的看着那些傻瓜的巴黎贵族。”

    “我赞同你的看法,但我不会在我的科目上放水。拿破仑,如果你真的希望能提前毕业,那你至少应该真的具备一个真正的毕业生应该具备的水平。”约瑟夫又说道。

    拿破仑明白,约瑟夫说的“真正的毕业生”是不包括那些来镀镀金的大贵族的,甚至也未必包括一般的毕业生。那个“真正的毕业生”,多半指的是“优秀毕业生”。不过这种高要求并没有让拿破仑心生怨恨,因为在他看来,自己达到这样的要求是理所应该的。

    “拿破仑,如果你想要提前毕业,就一定要非常优秀才行。”约瑟夫继续道,“我听说过你的打算,所以我早就给你准备了一套练习题。”

    一边说,约瑟夫一边从旁边放着的一个包里面摸出了一个小本子,然后把它递给拿破仑。

    “好好做!”约瑟夫道,接着便低下头来继续看书。

    此后的日子倒是非常的平静,uu看书 .uukanshu.com约瑟夫每天不是讲课,就是备课、看书。有时候还就某些数学问题写信和蒙日、拉普拉斯他们讨论。还陆陆续续的又发表了几篇论文。除此之外,已经解决了吃饭问题的约瑟夫又将自己的弟弟吕西安接到了巴黎,并安排他进入路易大帝学校学习。

    而拿破仑呢,他已经向学校提出了提前参加毕业考试的要求。为此,他正在疯狂的学习中。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春天女神的裙角摆了摆,连一场像样的春雨都没洒下来,就飘然而去了。干旱的春天过后,干旱的夏天便接着来了。

    巴黎城中的面包又涨价了,比起去年年底的时候,足足涨了四分之一。

    这个涨价还在约瑟夫的承受范围之内,但是对于一般的平民来说就非常要命了。这个时代的巴黎人还没有有事没事就上街游行示威的习惯,一些在巴黎没法用正常的方法生存的的人,便都纷纷离开巴黎,去乡下,或者是干脆去美洲找出路了。而另一些同样没法用正常的方式生存的人则走上了用不正常的方式生存的道路,比如说盗窃,甚至是抢劫。

    不过,这些事情依旧威胁不到约瑟夫,他很少离开学校,那些窃贼之类的家伙的爪子够不到他。事实上,窃贼也好,抢劫犯也好,他们都只能对同样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造成真正的危害。至于那些上等人,不要说是高高在上的上层贵族,就是所谓“中产阶层”也不是这些人轻易危害得了的。这也就是后世的一些白左能够无视社会治安下降带来的种种问题而持续的唱高调的原因之一。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