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扶弟魔的论文(一)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对于和拿破仑的赌赛的输赢,约瑟夫并不是太放在心上。他记得上辈子看过的关于拿破仑的电影中,就有过拿破仑向法兰西科学院投稿的事情。好像当时拿破仑写了一篇关于社会问题的分析的文章,投上去之后便石沉大海了。因此约瑟夫觉得,这个赌赛自己至少不太可能输掉了。

    不过这篇论文,还是要细细的准备的。如果是正常的研究,首先需要进行的自然是实验。但对于穿越来的约瑟夫来说,这件事情倒是可以先缓一缓。首先他要准备的就是为后面的论证和计算准备一些数学工具。

    这样一来,问题就复杂了,因为从十八世纪七十年代到十九世纪初这二三十年,正是数学,尤其是法国数学出现一个大飞跃的时代。在这段时间里,法国出了一系列的让约瑟夫到现在想起来都要到吸一口凉气,胆战心惊半天的数学家。即使成了穿越者,只要一想起他们,约瑟夫就立刻记起了被傅里叶、拉普拉斯、拉格朗日支配的恐惧,一股凉气便从他的尾椎骨升了起来,一直凉到脖子后面。而菲涅耳能够完美的解释双缝衍射,也和这些伟大而又可怕的家伙的成就密不可分。如果要直接复制菲涅耳的论证,那就几乎要先弄出好几个关键性的数学突破。

    “这真是‘为了解决朝鲜问题,我们要去解决满洲;为了解决满洲的问题,我们需要去解决中国;为了解决中国问题,我们需要去解决美国’。什么时候,我的做法变得像是那些没脑子的习惯用制造一个更大的问题来解决一个小问题的昭和参谋了?”约瑟夫忍不住嘲讽了自己两句。但是考虑到这个实验在历史上留下的影响,在虚荣心的影响下,约瑟夫还是打算就写这个。当然,只要可能,他还是要尽可能的用现在已经有了的数学手段来解决问题。从原理上来说,这也不是不可行,只是整个的论证过程会非常的笨重繁琐。这就像一道原本可以用乘法来算的题目,你却偏偏要把它变成用加法来做一样。

    结果呢,试着干了几天,约瑟夫发现,如果真的要完全绕开这些还没有出现的数学工具,恐怕需要的篇幅会更大。

    “一些必须的数学工具,还是必须开发出来,不然,咱们总不能真的用加法来算乘法吧。”约瑟夫这样想道。

    这样用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用相对笨重的手段绕过一些高级工具,并且顺带着发明了一些“低级”一些的工具之后,约瑟夫终于完成了他的论文。望着这篇厚得像是一本书的论文,约瑟夫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总算是成功的将篇幅压缩了一半。一份论文,不但有物理学上的突破,还有数学上的突破,这真是超值体验。唯一可惜的是,没能得到真实世界的反馈。”

    约瑟夫将这篇论文又誊写了一份,将其中的一份寄了出去。另一份则拿着给阿芒看。

    一看到论文中的那一大堆的数学符号,阿芒就皱起了眉头:“约瑟夫,我说这段时间你都在忙些啥呢,原来是在干这个。嗯,这前面我倒是勉强看得懂,你觉得光应该是一种波,而不是粒子——这和牛顿爵士的看法不太一样呀。你的那个实验也很有意思,后面的这些东西嘛,所有的符号我都认得,但是放在一起是什么意思,说老实话,我一点都不明白。当然……你这东西应该不是给我看的,应该是给我的叔叔看的吧?”

    “是的,”约瑟夫道,“我想听听拉瓦锡先生对此的评价。”

    “嗯,那好,明天就是星期天了,<!-- 桌面内容中2 -->

    </div>我把这篇论文带过去给他看看。”

    ……

    “早上好,拉瓦锡先生,您需要些什么吗?”一位侍者一边忙不迭地拉开门,一边对法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的化学家拉瓦锡说道。

    “啊,马白夫,拉普拉斯先生今天在吗?”拉瓦锡一边将自己的手杖递给那个侍者,一边问道。

    “在的,拉瓦锡先生,拉普拉斯先生在他的办公室里。”侍者回答道。

    “很好,麻烦你一会儿给我送一壶红茶到他的办公室来。”拉瓦锡一边说,一边沿着走廊,大步向着左边拉普拉斯的办公室走去。

    “好的先生,我马上给你们送过来。”

    拉瓦锡走到拉普拉斯的办公室的门前,伸出手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拉瓦锡微微的笑了一下,又轻轻地敲了一下门,然而,里面还是什么声音也没有。

    拉瓦锡轻轻地推了一下门,门就打开了。他走了进去,看到拉普拉斯正坐在办公桌前,低着头,摇动着羽毛笔,在计算什么。在他的桌子上乱七八糟的扔满了用过的稿纸。

    拉瓦锡也不说话,只是走过去,拉过一把椅子,在拉普拉斯的办公桌对面坐了下来,静静地等着。

    这时候马白夫端着一壶红茶,走了进来。

    “啊,马白夫,就放在这里,给我倒一杯。”拉瓦锡道。

    马白夫将茶壶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又倒了一杯茶水,端给了拉瓦锡。

    “嗯,这里没事了。你可以离开了。”拉瓦锡接过茶水,微笑着说。

    马白夫便微微的躬了躬身,便轻轻地走了出去,顺手将门轻轻地虚掩上了。

    拉瓦锡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拉普拉斯计算;而拉普拉斯也一直没有抬头,他根本就没发现在自己的办公桌的对面坐着一个人。

    又过了一会儿,拉普拉斯将手里的羽毛笔再一次伸进墨水瓶,然后却没能如愿的在稿纸上写出数字来——墨水瓶中的墨水用光了。

    “活见鬼!我应该换一个更大号的墨水瓶。”拉普拉斯说,同时抬起头来,发现了坐在桌子对面的拉瓦锡。

    “拉瓦锡先生,您怎么在这里?您在这里多久了?”拉普拉斯问道。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拉普拉斯都在给拉瓦锡做助手,他们一起测定了许多物质的比热。1780年,他们两人证明了将一种化合物分解为其组成元素所需的热量就等于这些元素形成该化合物时所放出的热量。这可以看作是热化学的开端,而且,它也是继布拉克关于潜热的研究工作之后向能量守恒定律迈进的又一个里程碑。所以两个人的关系相当的不错。

    “啊,我在这里有一会儿了。怎么,我看你似乎是在验算那个‘波拿巴光斑’?”

    “是的,拉瓦锡先生。”拉普拉斯站起来道,“您已经看过那篇论文了?这真是太违反我们的直觉了。但是,该死的,uu看书 www.uukanshu. 它居然真的能在实验中观察到……这也就是说,如果他的整个推导没有问题的话,那光就真的肯定是一种波了。嗯,胡克会快乐得在坟墓里打滚的。”

    拉瓦锡道:“是呀,我看过那篇论文了,在昨天早上就看过了。这论文是我的那个热爱艺术的侄儿,嗯,你见过他的,是他的一位叫做约瑟夫·波拿巴的同学写的。他通过阿芒把这篇论文交给我看。不得不说,这篇论文的结论虽然有些反常识,但是那两个实验,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尤其是那个‘波拿巴光斑’。嗯,想来这个小青年将这篇论文也投给了科学院,想要获得奖金。嗯,其他的不说,单就就两个实验,我觉得它就值六百法郎,甚至更多。”

    “单单他在这篇论文中新建立的几个数学工具,就已经值了。”拉普拉斯说,“不过,光是波,这个结论,很多人只怕会难以接受的。”

    “难以接受?就因为牛顿爵士说光是粒子?”拉瓦锡不以为然的说,“亚里士多德都有一大堆的错误呢。难道牛顿爵士是永远不会犯错误的教皇?不过你知道,我的事情总是很多。而这篇论文中的数学计算太多,虽然他弄出了一些取巧的办法,但是,计算量还是太大。我也有我的研究,所以昨天我只是验证了一下他的实验,然后在大体上看了看他的论证,至于具体的数学细节,我还没来得及细细研究。你知道,在数学上,我不如你,而且如果说到计算的速度,这个世界上,我想,也不会有谁比你更强了。所以我就打算找你细细的验证一下。没想到你已经在做这件事情了。”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