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途中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当天傍晚,差不多快七点钟的时候,驿车到达了阿维尼翁。从马赛到巴黎差不多有二百多接近三百法里(法国传统的长度单位,一法里大约等于四公里)的路程,这显然不是驿车在短时间能抵达的。事实上,也根本就没有直接从马赛到巴黎的驿车,乘坐驿车前往巴黎的乘客,一般都是一段一段的不断换车的。

    在暮光之下,驿车穿过阿维尼翁高耸的城墙,驶入了这座古城。下了车,约瑟夫抬起头来,便能看到高耸在山头上,掩映在暮色中的教皇宫。阿维尼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是天主教教皇的驻地,如今教皇虽然早就回了梵蒂冈,但是这座城市,依旧是教廷的直属领地。这一特殊的地位要到大革命爆发后才会改变。

    “那就是教皇宫了。”看到约瑟夫正朝着那边仰望,阿方索教士便在一边解释道,“虽然教皇冕下如今已经不在这里了,但是这里依旧是一处圣地。”

    “我能进去看看吗?”约瑟夫问道。

    “啊,孩子,这恐怕不行。那地方可不是随便谁都能进去的。”阿方索教士回答道,“我作为教会的信使,往来于马赛和巴黎很多次了,每一次都会经过这里,但每一次也都只能眺望这座神圣的宫殿呢。嗯,米尼哀主教进去过,如果你对里面的情况感兴趣,将来可以自己问主教。”

    约瑟夫听了,摇了摇头道:“我不用问主教,我想,将来我自己就应该能进去的。”

    阿方索听了,以为他的意思是自己也能成为一位主教,于是便笑笑道:“这也是主教大人对你的期待。”

    不过约瑟夫真实的意思却并不是这样的。约瑟夫知道,再过些年,大革命就要爆发了。在大革命中,尤其是在罗伯斯庇尔时期,天主教被打倒在地,又被踏上了一万只脚。几乎所有的教堂都被没收,改成了所谓的“理性教”的教堂。教堂中的圣像什么的也都被替换成了革命领袖和历代英雄们的半身或是全身像。教皇宫这样的反动势力的堡垒自然也不例外。到那时候,要进去看看真是太容易了。

    阿维尼翁如今还是教廷的直属领地,因为耶稣曾经将在耶和华圣殿中做买卖的生意人赶了出去,所以在阿维尼翁城中,相比其他大小类似的城市,这里的商业的气息要淡很多,城里没有大声的喧哗叫卖的商人,走来走去的人当中一部分是身穿黑袍的剩下的大多数都是虔诚的朝圣者。当然,约瑟夫明白,这只是表面现象,单论对钱的贪婪,论起做买卖,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几个机构能比得过罗马教廷的。毕竟,人家是发明了免罪符,并且能把一根家禽的羽毛当做天使羽毛来卖。但是在表面上,他们还是要装出一副圣洁的样子的。

    下车后,几个乘客友好的相互道别,约瑟夫便跟着阿方索教士一起沿着街道向前走了大概一百多寻(法国旧长度单位,约等于一点六二四米),就到了一座修道院漆黑的大门前。不过阿方索教士并没有直接往大门过去,而是向着右边一转,到了右边的一座同样是漆黑的小门边,然后举起手,轻轻地敲了敲门。

    小门并没有打开,只是小门上还有一个带着铁栅栏的窗口。这个窗口被拉开了,一只眼睛出现在那个小窗口。

    “我是科西嘉教区主教米尼哀主教派往巴黎的信使。要在这里过一夜。这是主教的教子,他将和我一起去巴黎。”阿方索教士一边说,一边将一份文件递了过去。

    那只眼睛看了看阿方索,<!-- 桌面内容中2 -->

    </div>又看了看约瑟夫,然后一只手出现在窗口接过了文件,接着小门上的小窗就被关上了。

    过了一会儿,在一阵吱呀声中,门轴似乎都生了锈的小门被打开了。露出了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的教士服装,用兜帽遮住了大部分的脸的大块头。这个大块头弓着腰站在黑暗的走道中,一声不吭地将文书抵还给阿方索,然后侧身让到了一边。这个动作让约瑟夫注意到他的一条腿似乎有点瘸。

    阿方索便带着约瑟夫走了进去,那个大块头便又关上门,落下了锁,然后伸手从墙上摘下一盏马灯,提在手里,走在前面给他们带路。

    修道院中并没有靠着街道的窗户,而靠着内部的院子的窗户也很小,就算是白天,这过道中也非常黑暗,此时便越发的阴森死寂。只有马灯的光线,以及提着它走在前面的瘸腿大块头的影子在乱晃。这种场景,莫名其妙的就让约瑟夫想起了暗黑游戏中萨卡兰姆大教堂黑暗的地下通道。而走在前面的那个步履蹒跚的大块头,也莫名奇妙的让他想起了那个“暗黑流浪者”。所以约瑟夫忍不住朝着两边警惕的张望,生怕哪里会突然的跳出一个或是一群举着小火把的红彤彤的沉沦魔。

    不过,约瑟夫穿越到的毕竟是一个正常的世界,所以又黑又长的巷道中,突然冒出来的只有老鼠,并没有什么怪物,而走在前面的大块头,也只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看门人,他走过的地方也没有莫名其妙的燃起大火。

    又走了一段,那个看门人停了下来,从腰间摸出一串钥匙,打开了过道边的一个小门,然后回过头来,用低沉而不连贯的声音道:“你们……今晚……这里。”

    然后便举起灯,低下头走了进去。阿方索带着约瑟夫也走了进去。这时候,那个大块头已经将屋子中间的烛台上的蜡烛点了起来。屋子里顿时弥漫上了一层昏黄色的光。

    点亮了蜡烛,那个看门人便起身走了出去,出门的时候,他又低着头从低矮的门洞中走了出去。借着蜡烛和他手中的马灯的光,约瑟夫看到他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

    似乎注意到了约瑟夫的眼光,等那个看门人出去之后,阿方索在桌子前面坐下来道:“他原本是国王陛下的一位上尉。在那七年的战争中受了伤,退役后找不到事情做,后来就到这里当了个看门人。”

    接着他又叹了口气道:“如今日子越来越难过了,健全的人都难以生活,何况他这样的人?好在教会不会忘记那些为了公教而战斗过的人。天主也会保佑他的,阿门。”

    “阿门。”约瑟夫也跟着道。

    到了第二天,天才刚刚亮,约瑟夫便又和阿方索一起离开了修道院,买了两张去往莱斯图尔斯泰的驿车车票。两人刚上车,就听到一个惊奇地声音道:“阿方索修士?小约瑟夫?”

    两人望过去,却见昨天见到的那两个小夫妻也已经坐在车上了。

    “啊,是你们呀?你们也去莱斯图尔斯泰?”阿方索问道。

    “啊,我们要去里昂。”那个做丈夫的快乐的回答道,“我在那里的一所学校找到了一份工作。”

    “听起来时已经不错的工作。”阿方索道。

    “谢谢。”那个做丈夫的回答道。

    于是大家便闲聊了起来,仿佛都忘了前一天在车上发生的争论了。然而等到了里昂,在和他们分开后,阿方索却这样对约瑟夫感叹道:“真是没想到,uu看书 .uukanshu.com 那个叛教徒的影响居然这样大。”

    “什么叛教徒?”约瑟夫问道。

    “就是那个去年刚刚被魔鬼扯着,一头栽进地狱里面去了的那个伏尔泰。”阿方索用一种少见的,刻薄的语气回答道,“这个该死的叛教徒,据说临死的时候,他还大放亵渎之语,说什么要把自己半截埋进教堂,半截留在外面。这样如果他能侥幸上天堂,他就从教堂的那一半上天堂去,如果——其实不是如果而是一定——要被罚下地狱,他就可以从外面的那一半逃走。呵呵,他逃到哪里能逃得出永生的上帝的手掌?如今他在那个大火坑里面一定很暖和,哈哈哈哈……”

    “可是刚才格里高尔先生似乎并没有提及伏尔泰呀。”约瑟夫又问道,“而且他说的那些东西似乎也没有特别的不合理的。”

    “你说的不错。”阿方索道,“他的确没有直接提到那个叛教徒。但是他的很多观点,嗯,就是你觉得没有什么不合理,甚至是非常有道理的观点,其实都是来自于那个叛教徒。约瑟夫,你要注意,这正是魔鬼可怕的地方。魔鬼从来不会把自己的真面目展现在人们面前,相反,他们会将自己伪装成先知,圣人,用他们的那些看起来光芒万丈的‘道理’来诱惑你,将你引入邪路。这就是那些叛教徒、魔鬼、假先知、敌基督最可怕,最危险的地方。孩子,你要知道,魔王路西法,原本是天主身边最为光辉的天使长。它的身上也一样有能欺骗人的光芒。所以,我们如果不信靠教会,就很容易被它们欺骗。愿上帝惩罚它们,阿门!”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