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土伦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约瑟夫和弟弟拿破仑一起乘着一条叫做秋水仙号的双桅船在平静的地中海上走了一天,第二天一早,就到达了法国南部的港口土伦。

    土伦是法国最大的军港,法国最重要的造船厂以及一半以上的军舰都被部署在这个港口。船只停靠的商用码头,和军港距离很近。站在花月号的甲板上,就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高大的,如同漂浮在大海上的城堡一样的战列舰。它们一艘接一艘的排列在军港中。

    拿破仑站在甲板上,目不转睛的望着这些巨舰。

    “真是威武呀,是不是?”约瑟夫将自己的手搭在弟弟的肩膀上,用科西嘉方言道,“洁白的船帆像天上的白云,巍峨的舰体如浮动的城堡,大炮的齐射像宙斯的雷霆……看看这些军舰,感到压力了吗,我的兄弟?”

    “的确,相比法国,我们太弱小。”拿破仑点点头道,“所以我们才需要一位英雄,一位能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英雄。”

    “呵呵。”约瑟夫笑道。

    “呵呵是什么意思?”拿破仑不满意地道。

    “我愚蠢的兄弟呀,呵呵就是呵呵。”

    这时候船只已经靠稳了码头。乘客们开始陆续的下船了。富瓦先生原本并不打算在土伦停留。依着他的计划,他应该立刻坐上马车,前往六十多公里外的马赛。不过,在前来土伦的路上,他晕船晕得很厉害,所以他必须在土伦先休息一天,等身体状况好一点了再去马赛。

    对于约瑟夫和拿破仑来说,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有一天的时间,在土伦好好看看。

    在旅馆里暂时住下之后,拿破仑便怂恿约瑟夫出去转转。约瑟夫知道,拿破仑是要借这个机会,细细地观察一下这个法国最大的军港,了解一下他将来的敌人。

    于是约瑟夫便去向富瓦表示,他希望能带着弟弟拿破仑出去走走,也好试着用用初学的法语。

    富瓦对这个好学的孩子的要求很满意,不过对于土伦一带的治安,他却不太放心。这些年来,法国在和英国的对海外利益的争夺中处在了下风。这也使得它的经济状况并不太好。为了获得更多的资金来和英国争夺,法国国王已经不止一次的提升了税收。老实说,路易十六增加的税收并不算太多。但是人类社会一直有几个不变的规律:第一个就是官僚们总是会抓住一切机会来给自己捞好处;第二个就是任何负担,总是落不到那些真正应该承担,而且承担得起这些负担的人身上。

    增税的决定给了不少人借机搜刮中饱私囊的机会,同样,这些税负也落不到大贵族和主教们的头上,它们全都重重的压在第三阶层的身上。这使得越来越多的农民、手工业者破产。一般来说,一个社会中,破产者,生活无着落者越多,社会治安就会越乱。如今法国的经济状况不太好,所以社会治安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富瓦先生想了想,想起自己的一个仆人便是土伦本地人,便叫来了那个叫做斯万的仆人,吩咐他带着兄弟俩出去转转,注意保护他们的安全。

    斯万应了一声,便带着兄弟俩出了门。

    “你们打算去哪里看看?”斯万问道。

    “我们想要看军舰。”约瑟夫毫不犹豫的说。

    拿破仑看了约瑟夫一眼,但是并不说话。

    “啊,每一个第一次到土伦来的男孩子,都最喜欢看军舰。”斯万笑着道。

    “那么有能让我们好好的看看军舰的办法吗?”拿破仑问道。<!-- 桌面内容中2 -->

    </div>

    “有的。”斯万回答道,“只要几个苏,就可以租一条钓鱼的小船,然后就可以到军港附近钓鱼。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很多军舰,当然,我们不能靠的太近。”

    “那么一切就麻烦你了。”约瑟夫这样对斯万说。

    斯万是当地人,所以他很快就联系到了一条钓鱼的小船。几个人上了船,船夫挥动船桨,将小船向着军港的方向划过去。

    这时候,大约是上午十点钟左右的样子,冬季难得一见的阳光在海湾里细碎的波浪尖上闪烁着,跳跃着。船夫将船停了下来,将鱼饵抛入海中,然后指着不远处的军港,一条一条的向客人介绍那些停靠在那里的战船。

    “你看,那是‘布桑托尔号’,就是里面那条最大的,那是一条三层甲板的战列舰,有一百门大炮。左边一点的那条是巡洋舰‘敬畏号’,它就小多了,只有一层炮甲板……”

    “这就是后来特拉法加海战中,法国和西班牙联合舰队的旗舰‘布桑托尔号’。”听着船夫的介绍,约瑟夫忍不住这样想道。

    “那边是什么?”拿破仑指着右边的一处小半伸入海湾的小山包问道。约瑟夫往那边望过去,只见那个小山包上面竖着一面鸢尾花旗帜,在那面旗帜下面,隐隐的可以看到一些堡垒一类的东西。

    “那是马尔格雷夫堡垒。那上面有守卫港口的炮台。需要过去看看吗?在那边的海里,有时候能钓到很不错的鳕鱼。”船夫回答说。

    拿破仑道:“那就过去看看。”

    船夫听了吗,便打算收起鱼饵,转到马尔格雷夫堡垒那边去,这时候,一根拴在鱼线上的铃铛却猛地响了起来。船夫赶紧伸手抓住了鱼线。鱼线抖动得并不厉害,船夫的脸上也显出失望的神气,他几把把鱼线拉了上来,那鱼钩上只是挂着一条不大的鲭鱼而已。

    船夫顺手将鲭鱼丢尽了鱼篓中,然后收好了鱼线,朝着马尔格雷夫堡垒划了过去。

    小船走到马尔格雷夫堡垒下面足足花了一个小时。但这时候的马尔格雷夫堡垒的规模其实还很有限,所以也没什么可看的东西。再加上时间已经过了正午了,大家的肚子也都饿了。所以小船在那里并没有停留多久就回去了。

    下了船,找个地方随便吃了点东西,约瑟夫借着机会,用他那蹩脚的法语和一些路人交谈了一番——说的都是些无聊的,日常生活的事情,无非就是在一起感叹生活的艰难。然后几个人回了旅馆。一路上拿破仑都一言不发。直到进了房间里,约瑟夫朝着拿破仑笑道:“怎么着,被法国人的军舰吓到了吗?”

    “没有。”拿破仑简短的回答道。

    “你后来专门要到马尔格雷夫堡垒那边去看看是要看什么?那边什么好看的东西都没有。”约瑟夫又问道。

    “如果有一支军队占据了那里,就能用几门大炮,把军港中的军舰全都击沉。”拿破仑开口道。

    “几门炮是不够的,因为军舰是会动的,他们会离开泊位,退到大海上去的。另外,他们也会还击的。”约瑟夫笑道,“而且要用好大炮,需要很多的知识,比如数学,比如物理学。如果不能好好的掌握牛顿爵士的那一套,哪怕你有一百门大炮,也未必管用。”

    “那我们就去学好这些。”拿破仑回答道。

    约瑟夫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道:“拿破仑,你知道我在土伦看到了什么吗?”

    “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贫困和愤怒。就像我们在科西嘉所见到的一样的贫困和愤怒。”约瑟夫回答道,“我愚蠢的兄弟呀,你难道没有注意到,在土伦的满是灰尘的街道上的那些蹒跚而行的同样是满面灰尘的,几乎是灰堆成的一样的穷人吗?”

    “注意他们干什么?”拿破仑问道。

    “哪怕是最卑微的奴隶,Uu看书www.uukanshu.com 也是需要希望的。你从土伦街道上的那些穷人的眼睛里看到希望了吗?你从他们的言语中,看到他们还有任何对将来的美好的畅想了吗?你知道,当那些最卑微的奴隶,丧失了一切的希望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约瑟夫继续问道。

    “我知道……”拿破仑回答道,“发生了斯巴达克斯的叛乱。但是……但是他们并不是真的没有希望,他没还有一个希望,唯一的希望,那就是天堂。他们和斯巴达克斯不一样,他们是有信仰的人。”

    “有信仰的人?”拿破仑的这句话完全出乎了约瑟夫的预料。虽然他如今被米尼哀主教当做是神恩的体现,但是,约瑟夫自己却很清楚,所谓的驱魔仪式,压根没用。所谓的效果,只不过是作为一个穿越者的约瑟夫渐渐的适应了环境而已。但即使现在,约瑟夫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也总是习惯性的会忽略掉宗教影响。

    “宗教真是人民的鸦片呀。”约瑟夫在心中默默地想道,然后道:“我愚蠢的兄弟呀,你要记住,未来的面包代替不了现在的面包,未来的面包是填不饱现在的肚子的。要不然,我们科西嘉人当初为什么要反对热那亚的统治?更何况,造反和上天堂是两码事,不是吗?虽然据说君王的权力是上帝授予的。但是有人要造反,这难道就不是上帝的意志?上帝是全知全能的,若是他不希望有人反对君王,怎么会有造反的人呢。我的兄弟,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我看到貌似强大的法兰西,就像是一座堆满了柴火和硫磺的库房,而它的看守者们,还在这库房里升起火来烤肉吃呢。”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