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我的兄弟拿破仑

作者:奶瓶战斗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 桌面内容中1.1 -->

    </div>

    这几天来,阿雅克修城一直阴雨绵绵,最后竟连大海似乎也被打湿了。下不完的大雨,厚得发黏,从仿佛永不干涸的天空的高处,朝着海湾扑下来。大海像一块灰色的、柔软的海绵,在迷茫的海湾里隆起。但是,在持续的雨中,水面看起来似乎并不动;只是远远地有一种不易察觉的、宽阔的鼓荡,在海上掀起一片朦胧的水汽,朝着被围在湿漉漉的林之中的港口漫去。城市本身也升起一片水汽,掠过水淋淋的城墙,去和海上的水汽相会。人无论朝哪个方向,呼吸的似乎都是水,空气终于都能喝了。

    就在这一片水气中,波拿巴家的老大,瘦瘦长长的像一根竹竿一样的约瑟夫·波拿巴正撑着一把伞,沿着海岸的沙滩,向着那边的伸入海中的山崖走去。那山崖如今被没完没了的雨水染成了和大海一样的青灰色,它如一只臂膀一样伸进海湾里。在地中海干燥的夏天的时候,约瑟夫和他的几个弟弟妹妹们常常到这里来,在山崖下面的礁石从中钓鱼,或是寻找各种各样的贝壳牡蛎。而这时候,他们家的小矮子老二,就会一个人拿上一本书,跑到山崖中间的一个天然的小山洞里面去去看书。

    “不过现在,下着雨呢?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难道又跑到那个山洞里面去了?”约瑟夫一边朝着山崖那边走过去,一边在心里嘀咕着。

    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就是他的二弟,注定要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拿破仑·波拿巴。不过这时候,日后威震欧洲的皇帝陛下,此时还只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小孩子。

    在约瑟夫的七个弟弟妹妹中,拿破仑是最让他头疼的一个。这家伙也许因为老是长不高,被人嘲笑,所以性格很有些古怪。即使是在兄弟姐妹们中,能和他好好相处的人也不多。而个子小小的拿破仑,竟然还是一个暴力狂。一旦受到嘲笑,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和人家发生冲突,他就总是喜欢直接用暴力的方式来解决争端。

    老实说,拿破仑的体型,其实很不适合采用这样的方式。因为从理论上来说,打架这事情是要依靠力量的,而力量又是和体型密不可分的。要不然,拳击比赛为什么要分重量级呢?既然单靠体型和力量不行,而拿破仑又热衷于使用暴力解决问题。结果这个小矮子便发展出了两套手段来弥补自己的在力量上的不足。

    第一招是使用非常规手段攻击弱点。比如趁人家不防备,用牙齿咬,或者用膝盖攻击人家的某处要害。

    第二招就是“恶人先告状”。这一招一般来说是用来对付自己的兄弟们的。凡是兄弟很多的人,小时候没有不和兄弟打架的。每次一打架,等做母亲的莱蒂齐娅慌慌张张的跑来制止的时候,最先跳出来告状,并且最会做出一副“我受了好大的委屈”的样子的,就是拿破仑。而因为拿破仑在动手前,就已经把如何装可怜,如何欺骗母亲在心里演练过好多遍了,所以每次都是他先动手打了别的兄弟,最后却还是别的兄弟被母亲骂。

    这样一来,兄弟们都不太喜欢拿破仑,可是大家都有些怕他,不愿意违背他的意愿。只有一个人除外,那个人不但不怕拿破仑的这套,甚至还经常可以支配拿破仑。这个人就是拿破仑的大哥约瑟夫。这是因为有一次,拿破仑和约瑟夫发生了矛盾,依着以前的做法,拿破仑首先动手,趁着约瑟夫没防备,狠狠地照着约瑟夫的小肚子踹了一脚。当时毫无防备的约瑟夫被踹得一个后仰,<!-- 桌面内容中2 -->

    </div>摔倒在地,后脑勺碰在一块尖石头上,顿时血流满地,昏迷不醒。小拿破仑也完全吓住了,慌了手脚。赶紧叫来了母亲……

    约瑟夫晕了整整两天才醒过来。醒来之后,不但不认得家里人了,就连话都不会说了。不,准确的说,是他突然不会说科西嘉方言(一种意大利语)了,一开口便是让人听不懂的奇怪的语言,听起来,似乎有点像英语,但又有很多不同。一家人还以为他中了邪,魔鬼上了他的身。(依据天主教的相关文件,突然会说一种谁都听不明白的语言,是典型的鬼上身的表现)如果不是约瑟夫的父亲卡洛是贵族,(虽然只是个没落的小贵族)只怕约瑟夫的结局会非常的悲惨。卡洛请来了主教米尼哀,让他给约瑟夫举行了一次驱魔仪式。

    这个仪式效果明显,仪式完成之后,约瑟夫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他依旧不会说科西嘉方言,记忆也没有恢复——但是至少,他已经不再说那种奇怪的,令人恐惧的,可能是来自地狱的语言了。

    “魔鬼从他身上被驱逐了。”米尼哀主教说,“但就像房子被大火点燃了那样,虽然我们扑灭了火,但剩下的很可能也只是一片废墟了。魔鬼占据了一个人的身躯的时候,会造成和大火一样,甚至是更为严重的损害。现在魔鬼虽然已经被驱逐了,但是重建房子,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甚至于这损害最终能不能恢复,也只能看神的心意。”

    “阿门!”卡洛,还有莱蒂齐娅以及约瑟夫的那些弟弟妹妹们便都一起这样说。

    接着卡洛便向教区捐献了三十个法郎,(在那个时代,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并请米尼哀主教将约瑟夫带到教堂去恢复一段时间。毕竟,在神圣的教堂里,魔鬼造成的损害应该能更快的恢复。

    显然,卡洛的这个决定是相当的明智的。约瑟夫在教堂中恢复得相当快,在主教的教导下,不到三个月,他就重新学会了如何说和写意大利语,甚至还学会了使用拉丁语。米尼哀主教总喜欢把约瑟夫带在身边,向每一个人讲他的事情:“神的意志是多么的奇妙呀,你看,魔鬼曾经侵占了这个人的身体。当我奉着神的名字,将魔鬼从他的身体中驱逐出去的时候,我只看到一片被大火焚烧过的荒野。但是神的光芒照在他的身上,便让这荒野中重新长出了树苗,而且还让这树苗迅速的成长了起来,一转眼,就要从一棵小树苗,长成一棵真正的树木了。赞美全能全善的神。”在他看来,约瑟夫的恢复不仅仅是神恩的体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他的虔诚的表现。

    “阿门。”听到的人也便这样道,同时伸出手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

    在确信约瑟夫完全恢复了之后,米尼哀主教让夏尔将约瑟夫带回了家。大家发现,他们熟悉的那个和善的约瑟夫又回来了。只不过相比以前,他安静了许多,而且迷上了阅读。甚至还开始自学法语了。

    做母亲的莱蒂齐娅对儿子的这个变化当心眼里面感到高兴。她认定,儿子能够没事,能够变得这样好,这完全是神的恩典。为此她又捐助了一场弥撒,好表达她对神的感激之情。也因为这一点,如今若是有谁来对她说约瑟夫的不好,她可是一点都听不进去了。因为她的这个儿子已经蒙受到了神的恩典,又怎么会做坏事呢?

    所以,拿破仑的恶人先告状的手段,在约瑟夫这里便再也没有用了。如果拿破仑试图将什么不好的事情推倒约瑟夫身上,那莱蒂齐娅一准会伸出手,拧着他的耳朵,让他去到圣母的圣像前忏悔自己污蔑哥哥的错误。Uu看书www.uukanshu.

    聪明的小拿破仑迅速的发现了这一点,于是他只能做出妥协,向大哥约瑟夫表示尊敬了。

    当然,小拿破仑对大哥约瑟夫的态度的变化,也不仅仅只是因为大哥如今得到了母亲的无条件的信任。还因为大哥现在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在以前,大哥虽然性格宽厚,但却很愚蠢。是的很愚蠢。蠢得就像一只呆头鹅一样。但如今,大哥却完全变了,自己的一点小心思,往往才刚刚冒出来,大哥就能一眼看穿。只是他虽然看穿了,却并不揭穿,只是绝不踩小拿破仑挖下的陷阱。此外,大哥变得博学了,他看了很多书,懂得了很多东西。拿破仑有很多不懂的东西,都能向哥哥提问,而且他的那些刁钻古怪的问题,哥哥也多半能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

    当然,哥哥也有了很多让人不喜欢的变化,其中最让人不喜欢的一点就是,那就是,约瑟夫在回答拿破仑的那些问题的时候,总喜欢伸手揉他的头发,还会冒出这样的一句:“我愚蠢的兄弟呀,这个问题嘛,是这么回事……”

    今天拿破仑又惹事了,他把邻居家的小孩子保罗给痛打了一顿。下手太重,居然将人家打晕了过去。(拿破仑自己总结的打架经验之一就是只要动手了,就不要缩手缩脚,一定要敢于下手。)

    保罗的父亲乔瓦尼先生是卡洛的朋友,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所以一看到保罗晕过去了,拿破仑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老爹可能会因此狠狠地揍自己一顿,于是就趁着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就赶紧跑了。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