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9章 畏罪自杀?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捕快们首先在戚家找到了戚秦氏,她并不知道丈夫去了哪儿,戚大郎一有钱就出去吃喝嫖赌,顾家赔的五十两银子不是笔小数目,足够他逍遥快活一阵子了,所以最近他几乎没有回过家。

    既然如此,捕快们立刻在琼州府内外的青楼楚馆、黑赌档、暗门子展开搜索,结果一无所获,在所有戚大郎经常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他的下落。

    日落时分,琼州府的捕头李大嘴垂头丧气的回到府衙,汇报了这半天的工作,眼看唐敬亭铁青着脸要设下比限,事关自己屁股的安危存亡,他连忙跪下禀道:“启禀大老爷,小的虽没捉住戚大郎,但也小有收获,提到了他的几个狐朋狗友,多多少少问出些话来。”

    哦?唐敬亭和海瑞相顾而笑,忙叫把那几个家伙提进来,也就没给李大嘴设比限。

    秦林低头沉吟,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李大嘴出去就不一样了,满脸凶神恶煞的,把三个常和戚大郎一块吃喝玩乐的酒肉朋友提溜进了府衙。

    这三人都不是什么良民,自己晓得底子潮,进到大堂就跪下连连磕头。

    唐敬亭把惊堂木一拍,抖起官威断喝道:“呔,堂下老实招来,戚大郎这几天到底有什么异动,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但有半句差池,小心你们屁股!”

    头一个烂边眼的家伙哭丧着脸:“启禀大老爷,小的黄四郎,和、和戚大郎是朋友,最近他从顾家得了五十两意外之财,大伙儿都拉着他吃酒会钞,除了吃喝嫖赌之外也没做别的什么事儿啊……对了对了,记得前天他说要做一件大事,从此扬眉吐气!”

    大事,扬眉吐气?海瑞本来老神在在,听到这里就睁圆了眼睛,支棱起耳朵,唐敬亭更是越发来劲。

    唯独秦林没什么动静,始终神游天外。

    第二个癞痢头的矮子也急忙道:“是啊,昨天下午戚大郎吃酒醉了,还说顾家忒不是东西,要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他还说要发财,狠狠敲顾家一笔什么的,还问我有五百两银子,能不能替春意轩的头牌翠喜姑娘赎身,”第三个额角贴着膏药的瘦子补充道。

    黄四郎陪着笑,冲着唐敬亭说:“他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五百两银子,就算杀了他也拿不出来!大老爷,您说是吧?”

    唐敬亭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将袍袖一挥,吩咐把三个无良之辈监押起来,一天找不到戚大郎,就一天不放他们走。

    三人当堂大叫冤枉,李大嘴哪儿理会这些?带着群如狼似虎的捕快,老鹰抓小鸡似的把他们押了下去。

    “原来是戚大郎存心敲诈,事情不成,恼羞成怒杀死了顾克渎,”海瑞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头确实轻松了不少——如果是戚大郎告状不成怒而报复,他之前那道“事在争言貌,与其屈乡宦,不如屈小民”的裁决,责任就非常重大了。

    唐敬亭凑趣的道:“戚大郎作案时模仿三桥迷案,意图蒙混过关,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到底还是被老师查明真相,哼哼,学生这就发下海捕文书,琼州四面环海,谅他插翅难飞!”

    说罢,唐敬亭还分外得意的看了看秦林,心说你不是神目如电、审阴断阳吗?但是这起案子,也就在桥下找到凶器而已,还是我们把案子破了嘛!接下来只要捉住戚大郎,全案也就告结了。

    秦林不置可否的笑笑,低下头自言自语:“案子还破得真容易啊……”

    “怎么,你觉得?”白霜华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和秦林交谈。

    秦林揉了揉鼻子,“戚大郎癞皮狗一样的货色,敲诈勒索他是干得出来,不过行凶杀人嘛,恐怕借他个胆子也不敢吧?”

    唐敬亭已写好海捕文书,盖上琼州知府的大印,立刻派夜不收连夜发往琼州府治下各县,叫他们通力协作,务必尽快逮捕戚大郎。

    注定这道海捕文书出不了府衙,还没等夜不收拿着文书出门,就听得远处梆子敲得密如鼓点,乱糟糟的脚步声朝着府衙而来。

    “不好了,不好了,”几个地保、里长打扮的人打着灯笼火把,七嘴八舌的叫喊着涌进府衙。

    啪!唐敬亭又把惊堂木重重一拍,厉声呵斥:“有什么事速速禀来,不许喧哗吵闹!”

    众人推出一个地保,朝上禀道:“大老爷,小的们是城东五里沟的地保、乡约,因沟里发现一具尸首,正要去琼山县首报,有人认出那死的是府尊大人您要捉的戚大郎,所以大伙儿就到府衙来了。”

    什么,戚大郎死在了沟里?

    众人齐齐大惊失色,本来坐在太师椅上的唐敬亭霍的一下站起来:“他怎么死的?”

    “看、看样子是畏罪自杀,”地保说,在发现尸首那地方,有块大石头,石头上刻着八个字:大仇得报,以死赎罪。

    自杀?唐敬亭怔了一怔,继而微笑起来,连声道:“哈哈,死的好,死的好,死有余辜!海青天断案如神,老爷我雷霆手段,戚大郎自知难逃法网,只好一死了之,倒是替本府省了许多事。”

    “毕竟是一条人命哪!”海瑞叹口气,又道:“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他存心敲诈勒索,不成就愤而杀人,走到这一步也是咎由自取。”

    真的是自杀?秦林似笑非笑的把他们看了看:“我想去现场看看,然后再下结论也不迟吧,海老先生您说呢?”

    当然,当然,海瑞连连点头,老脸有些儿发红,为了自己心中安宁,这结论确实下得稍嫌草率。

    唐敬亭黑着脸嘀嘀咕咕的,倒是不便公开反对,毕竟人命关天,地方官须得到场查验,否则政敌弹劾你草菅人命,那就不好说了。

    一行人从府衙出发,此时太阳早已下山,天色黑了下来,众人就打着灯球火把在夜幕下赶路。

    好在五里沟离城不算远,顾名思义就是五里路,秦林、唐敬亭骑马,海瑞坐凉轿,轿夫跑得汗流浃背,约莫一刻钟就到了发现尸首的地方。

    五里沟名为沟,实际上是两座小丘所夹的河流,地形曲曲折折的比较复杂,两边岸上还有些光秃秃的大石头。

    河床有深有浅,在两座小丘之间穿行,形成了大小不一的水潭,其中一个水潭旁边聚集着不少乡民,地上用草席盖着一具尸首,伸出草席外面的两只脚毫无血色,在火把照耀下越发显得颜色惨白。

    海瑞和唐敬亭吩咐仵作上去验尸,秦林则注意到,就在水潭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用尖利的石块刻出了白色的字迹,正是“大仇得报,以死赎罪”八个大字,是单线条的,看上去刻得很匆忙、潦草。

    仵作很快查验了尸首,回禀道:“死者系琼山县莠民戚大郎,年二十七,身中面白微须,长五尺一寸,全身冰冷、面无血色、五指钩抓、口鼻中有泥沙,遍体并无可疑伤痕,死因实为水中溺毙。”

    唔,海瑞点了点头,确实是溺毙的,没有任何伤痕,那么投水自尽的结论就非常可靠了。

    唐敬亭也松口气,甚至盘算着既然戚大郎畏罪自杀,要不要把前面三桥迷案也推到他身上?怕就怕三桥迷案的凶手再作案,那就不好说了……

    这时候戚秦氏也被差役带来了,她头发散乱,神情凄惶,看到僵卧的戚大郎,眼睛里滴下泪水,却咬紧牙关没有哭出半声,然后扑通一声朝着秦林跪下了,咚咚咚磕了三记响头。

    秦林不慌不忙伸手虚扶,白霜华踏前一步,将戚秦氏搀扶起来,低声在她耳边宽慰着。

    “求秦长官替拙夫主持公道!”戚秦氏眼睛红得像个桃儿,极为复杂的看了看戚大郎:“虽然、虽然他对我很坏,但他毕竟是我丈夫……我也知道他是个王八蛋,可、可他下不了那么狠的手,不管是对顾大老爷,还是对他自己!”

    对!白霜华颇有同感,朝着秦林点点头,像戚大郎这种脓包衰人,典型的有贼心没贼胆,敲诈钱财没什么问题,不管杀人还是自杀,试问他有那胆量和决心吗?

    “你来看看这些字,是不是戚大郎的字迹?”秦林指了指岩石上的八个字。

    戚秦氏疑疑惑惑的道:“像倒是像,不过这石头上面刻的,终究有些走样。”

    戚大郎早年家里很过得去,还在私塾学过几年,后来才吃喝嫖赌败了家,所以他写字是不成问题的。

    唐敬亭就冷笑起来:“秦老弟,你就别白费工夫了,尸亲已认出是他的字迹,你还有什么话说?”

    秦林没搭理他,看着戚秦氏:“戚大郎在外面吃喝嫖赌,赌档打的欠条、酒楼赊账、叫妓女写的局票,应该有很多吧?”

    戚秦氏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也就是说,他的字迹并不难模仿啰,”秦林微微一笑,指着石头上的字大声道:“这块石头凹凸不平,上面刻字必然走形,再加上用石块刻字,和用笔写字,在运笔方向和力度方面本来就有很大区别,所以如果别人刻意模仿戚大郎写字,我们也难以辨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